字体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祝福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祝福

刘川听到庄睿的话后,摆了摆手,说道:“这事你别问我,我们是在火车上遇见的,之前我也不知道他要来北京……”

这几年从上海到北京的交通,不光开通了动车,还有高铁,全程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多原本习惯于坐飞机来往两地的人,现在都改坐动车了。

而彭城正好处在两地中间,只是刘川和伟哥能在火车上遇到,倒也算是很巧的一件事了,这不光需要坐同一班车,还要在同一个车厢才行。

庄睿闻言把目光看向阳伟,笑着说道:“伟哥,您这拖家带口的来北京,不光是看我来了吧?”

阳伟现在接手了家族的生意,每天都很忙碌,庄睿邀请了他几次前来北京,都没时间,这会巴巴的跑来,肯定是有事情的。

“庄睿,你不知道??”阳伟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睛顿时睁大了。

“废话不是?我要是知道你来,能不去接你吗?”庄睿没好气的答道。

听到庄睿的话后,阳伟脸上露出一丝迟疑的神色,说道:“你……你不知道就算了,我是陪媳妇来的。”

阳伟的话却是让庄睿更加好奇了,追问道:“宋护士?哦……不,嫂子,她来北京能有什么事?”

阳伟偷偷撇了庄睿一眼,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嗨,没事,她有个朋友结婚,过来喝喜酒的,我想着有小一年功夫没见你了,就跟着来一起玩玩的……”

“靠,伟哥,你不厚道啊,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我?对了,这次多住几天,我那黄金城下星期就要开放了,到时候让你们哥俩见识一下……”

听到是宋星君的朋友结婚,庄睿就没追问下去,谁还没个同学朋友的啊?不过好像宋护士比自己还大一点吧?她这朋友结婚的年龄可是不小了。

“黄金城?黄金造的?木头,那要多少金子啊?”

刘川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这哥们最喜欢显摆,当年搞宠物店的时候赚了点钱,第一时间就买了个小指粗的链子挂脖子上了。

按刘川的话来说,男人就要戴黄金项链,那才够威风,白金翡翠啥的都是老娘们戴的,不过庄睿给他儿子那价值上百万的翡翠挂件的时候,也没听这哥们要求换个黄金项链?

“呵呵,反正刮下点墙皮都比你脖子上的链子粗,流氓,到时候让你开开眼……”

庄睿笑着也喊起了刘川的外号来,这几年虽然钱是越来越多,但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刘川等人来到后庄睿才明白,那就是友情。

人总不能在钱眼里活着,不过庄睿在北京所认识的朋友,不是六七十岁的老专家,就是四五十岁的中青年学者,这谈论专业知识倒是可以,但要玩点别的,那可尿不到一壶里去啊。

四哥那边倒是有一帮子年轻人,不过都是些京城纨绔,走路都恨不得能学螃蟹,一个个都是天老大他老二的性子,庄睿更是有多远躲多远。

难得儿时的玩伴和大学挚友在这里,庄睿感觉今儿是这两年心情最好的一天,再也不用绷着脸装老成了。

和刘川开了几句玩笑后,庄睿发现一向废话挺多的阳伟,这会呆在一边沉默了起来,那眼神还时不时的在自己身上打量着,不由奇怪的问道:“伟哥,怎么了?今儿话怎么那么少,有心事啊?”

“咳咳,没有啊!”

正不知道转着什么心思的阳伟,被庄睿说的连着咳嗽了几声,一张白皙的脸憋的通红。

“装,接着装,你要是再不说,我回头可是给嫂子说你当年打赌输了裸奔的事情啊……”

在大学一间屋里住了四年,庄睿还不了解阳伟的秉性?这哥们向来都是肚子里藏不住话的,眼前这磨叽模样,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去死,要不是你小子使坏,我能输给老二吗?”

伟哥没好气的虚晃着踹了庄睿一脚,四下里看了一眼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老幺,你和那位,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她……怎么要结婚了?”

庄睿被阳伟说的莫名其妙,问道“什么乱起八糟的?那位?哪位啊?”

“嗨,我说,你真的假的啊?弟妹又不在这儿,你装什么呀?”阳伟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

“靠,伟哥,和我打什么哑谜啊?什么事情你直说不就完事了,再磨磨唧唧的,我让白狮来和你亲热下,信不信?”

庄睿真的有些恼火了,俗话说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啊,阳伟说的好像自己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一般。

“真不知道?”

阳伟见到庄睿的样子不像作假,小声说道:“就是那小辣椒啊,她要结婚了,你不知道?你和她……没那啥过?”

在伟哥印象里,庄睿在上海那会,和那姓苗的小警花走的蛮近的,眉来眼去打情骂俏都没拿自己当过外人。

而后苗菲菲调回北京,庄睿也在北京城长住,虽说庄睿到北京后不久就结婚了,但这男女的事,岂是一张纸能阻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