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七章 静心讨封

(19-)
“白金琦,白小三?我欠过白家一份人情看来是应在你身上了。”

听到鹤发童颜的青年自言自语时透露出的东西长安面露惊讶,这位要是没装笔的话那可真有些门道了!

白三爷白金琦今年年近古稀能称呼他为小字号,面前这人最低限度只怕也要大上一轮才行,耄耋之龄的人能看起来好似非主流的年轻人,光是保养有方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虽然我欠白家的人情应到你身上了,可你毕竟不是当年施恩与我的那位白家人,所以你入我这道门可以,但要遵守我的规矩,不多,就三条。

能接受,后院除了中间的主屋以外其他房间,自己挑好了自己收拾就是,不能接受,请你圆润润的从大门口倒回去。”

“前辈还请先说规矩吧,接不接受得看前辈的规矩是否与我的理念有冲突。”

“哼,嘴到是挺会说的:一、本人会客之时请保持安静,如有必要最好避退三舍。二、在我这吃穿用度全都是自费的,有钱交钱,不多每个月三十万,没钱干活,我指派的活。三、说话别老气横秋文绉绉的,我听不惯。也别吊字开头笔字结尾,我更听不惯。”

虽然被最后一道规矩小小的怼了一下,可自觉三份要求并不算过分的长安还是点头表示自己会遵守三项规矩!

“自己挑屋子去吧,挑完屋子之后告诉我你的选择,费用自理还是做事抵账?看你这幅穷酸样,多半是要吃我的白食了!

我姓程,费用自理的话喊我什么随你意,准备吃白食的话程字后面添个爷。”

撇了长安一眼的程爷那副认定你就是吃白食的人表情看的长安眼角直抽抽,就在昨天,他祸祸掉的药材成本价都不止百万呢,这事他骄傲了吗?这事他四处宣扬了吗?

作为一个曾经的百万富翁,长安挑选好房间以后出门转了一圈视察了一下周边环境,返回茶社之后很硬气的拿起了扫帚打扫起了战斧茶社,嗯,里里外外!

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他看不过眼战斧茶社的卫生环境,亲自动手改善一下生活住所应该很正常,对吧!

骨头硬脾气傲的长安绝对不会承认,其实他被将军大道的物价吓到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馒头居然要一块五,同等体积的素菜包子两块二,放点肉末的梅干菜肉包居然要三块。

麻蛋,兜里就八块二的他连馒头都快吃不起了!

依旧泯着茶的程爷对于长安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态度还是很认可的,在长安要求抬脚换地的时候都很顺从的挪了位置。

虽然他人邋遢,可不代表他不想干净,茶社再怎么说也是他混饭吃颜面,能看着顺眼点也挺不错的。

忙活了大半天,嗯,略有洁癖的长安按照自己意愿捯饬了一遍战斧茶社之后这才停下手中的工作。

“挺自觉的,年轻人里有你这种悟性的少了,吃亏是福啊!今天咱们俩算是正式认识了,你既然选择以工代赈,那就在听我韶韶。

我是个懒人,但懒人也喜欢干净,所以茶社的卫生该保持要保持。

另外我这是茶社,总归要烧茶待客的,你清理的那些煤块渣子就是我用来烧茶的燃料,这煤块渣子不容易烧,我这壶又都是紫砂壶,精贵的很。

所以你除了打理茶社的卫生以外,每天还得从煤块渣子里给老头子我精粹出百斤银丝碳,方法你自己上网查去,不难找。

念你初来乍到还没熟悉将军大道这片地方,三餐的采购暂时不要你去跑了,等老头子觉得你摸熟了门路以后,老头子的三餐全都交给你去采买了。

最后,把大门打开,该有客人上门了,记住第一条规矩,保持安静,坏了规矩你就麻溜的滚。”

莫名其妙又被怼了一下下的长安虽然心里憋屈但也没计较什么,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有昆泰这个外敌在,当儿子装孙子他长安做不到,但为了小命服个软他还是能承受的住。

依言打开中门,长安却没有看到程爷口中所谓的客人,不是他眼光高一般人入不了眼,而是他确实没有在门口看到任何人或物?

难道自己理解错了,有客人上门了这句话说的不是客人已经到家门口了?

怀揣着疑惑,长安转过身去想要问问这位程爷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可转过身以后的他却被眼前盘绕起来快有半人高大腿粗细的黄金蟒给吓了一跳。

这玩意是什么时候躲过他的感知窜林店子里的,这战斧茶社他才打扫过,他长安可以肯定,茶社里原来绝对没这么个‘凶兽’,也就是说这头黄金蟒居然能躲过他的视线。

“程爷,程爷,一百件好人好事已经做完了,还请程爷怜悯,助小蛇我一臂之力。”

见诡异的避过自己的黄金蟒居然说话了,长安有些斯巴达,虽然早就知道世界上有精怪,可真碰上了之后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讨封讨到老头子身上了,你也算是个妖才,不对,你不当精怪已经好多年,你依旧爱着冰冷的窗沿。”

对于程爷那老掉牙的俏皮话,无论是直接有求于他的黄金蟒,还是无意听到的长安都选择了无视。

心心念念的黄金蟒眼巴巴的看着程爷捏起了架子,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