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535章 不想说(3更)

(30+)
  江筠突如其来的脾气,颇有几分气势。

  她呵斥的几句话,也怪吓人的。

  缪海平顿时被镇住了,忘了反驳。

  其实也是被唬得没绕过弯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江筠没好气地撇了一眼缪海平,扬长而去。

  她中午打长途电话回去的好心情,多多少少都受了影响。

  到办公室开了门,仇慨和粟康捧着工作笔记,一个接一个的拨电话,好像忙的不得了。

  江筠知道,这是人家为了让她没机会再提签名支持或不支持的事。

  哎,就这脑子,怪不得工作半年没进展呢。

  她又不傻,怎么可能再三捉人短脚嘛!

  比如说,签名的事,她不会再提半句,一切都由步组长拍板定夺。

  再比如说,缪海平的倒打一耙,她也不会主动在两个组长面前提起。

  除非缪海平想不通,继续搞搞震,她才会考虑再给一次狠狠的痛击。

  或许,是她的表情太过正义凛然,又或许是缪海平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接下来的两天,缪海平也没有什么动静,见到江筠都是低头避开——吃饭会错开时间,到办公室来打电话也不是喜笑颜开的过来,还会选江筠走开的时候赶紧跑过来打个电话。

  江筠和缪海平之间的僵持,除了严立新没有察觉以外,当时没在场的步森远,却发现了两个人之间的暗流。

  “小江,处理得好!”步森远问了事情的缘由和经过,对江筠刮目相看:“原则性的问题,你把握得很好,极好。”

  江筠还反省了自己,不该在这么敏感的时间里跟缪海平闹得这么僵,不知道其他同事会不会以为她是仗着步森远的势,偶尔心里还会忐忑不安。

  被步森远这么一肯定,江筠心中暗喜,组长的话当然是最佳保证:“我这样做不会影响团结吗?”

  步森远呵呵笑:“没有原则的团结,是懦弱,只会被人骑到头上来!”

  不设置底线,一味的忍让,只会被人当做好欺负。

  江筠淡定:“明白了,谢谢步组长!”

  步森远:“唔,以后凡是有不懂的,就来问我。你写的工作报告我看了,里面待办的事项都是属于比较棘手的,你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最多再等一个星期,上级就会把红头文件发下来。”

  这就意味着,合作正式开始。

  新年新气象啊!

  春天似乎来的比往年要早。

  ……

  江筠在下班前的最后一分钟,接到了陈援武迟来的电话。

  陈援武的声音,就像是有一种穿透的魔力,从电话筒里传到她的耳膜,就让她有流泪的感觉,有种想马上回家的冲动。

  江筠微微转过身,不让其他人看到她的表情,声音低低地:“是我!”

  陈援武配合地放低了声音,他知道话筒的传音有多响,周遭环境很安静的时候,说话的声音稍微大点,听筒附近两米的人都能听见听话内容。

  喂喂喂我是王成向我开炮的那种吼声,不是电影夸张,而是因为身处战场,炮弹的轰鸣声几乎能把人震聋,别说听不见话筒里的声音,就连自己说的是什么都听不清。

  “小筠,我估计你快下班了,现在给你打电话,不影响你工作吧?”

  “不。”

  “我给你念三个时间,你看哪个时间打过来你方便接?”

  “好。”

  “上午上班前十分钟?”

  “不。”

  “中午休息时间?”

  “不。”

  “那就下班前五分钟给你打过来?”

  “行。”

  “每个礼拜二和五,给你打过来?”

  “行。”

  “工作适应吗?”

  “是。”

  “想我了吧!”

  “……是!”

  “明天我回家,看到小梅我替你向他们道贺!”

  “好!”

  “你注意身体,我下礼拜给你电话啊,再见!”

  “再见。”

  江筠接陈援武的电话,除了第一句“是我”和最后一句“再见”是两个字,其余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

  不是她故意想隐瞒自己的已婚身份,她才十八岁,为了当兵改大了一岁,现在也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当然,她的婚姻状况瞒不过人事部门。

  她不想公之于众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不喜欢以已婚身份示人,是不希望人家总是热切地问她“什么时候要孩子?”,跟她讨论男孩好还是女孩好,要做母亲就要注意什么,等等,这让她简直难以想象!

  她在陈援武面前失态过一次,所以,陈援武从来都小心翼翼地避开孩子的话题,甚至连他和她的童年生活都不曾提及。

  江筠很贪恋这种被陈援武呵护的感受。

  她甚至暗戳戳的盼着一辈子都这样才好。

  至于孩子,她暂时不去给陈援武灌输丁克一族的观念。

  免得她灌输不成功,反过来掉到陈援武的坑里。

  林瑞芳这两天跟江筠走得近,到了下班时间就来等,听到江筠的单字通话方式,心下了然。

  再看到江筠脸上极力掩饰的娇羞,林瑞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江筠正在热恋中!

  作为一个吃过亏的过来人,林瑞芳有着杯弓蛇影的悲观情绪,下意识的就不希望江筠重蹈覆辙。

  “小江,是你家里人打过来的啊?”林瑞芳问的很小心。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